您所在的位置:极速飞艇 > 教师随笔 > 正文
[中岳]此刻,我热泪盈眶
作者:df031 来源:原创 日期:2019/8/26 8:44:52 人气:1028

此刻,我热泪盈眶

登封市汉武路小学 张红欣

 

——混熟不混生

  2019年6月20日,我和登封市教体局的郭明周老师同时被委派到新建的登封市汉武路小学工地协助学校的建设工作,一去就是两个多月,本想好好休息一番的暑假,却要在繁忙酷热的工地度过,使我对这项工作颇有些畏惧,不成想,这两个多月,给我简单重复的人生增添了一道无比亮丽的风景,成为我人生中无比宝贵的财富。

  我是个混熟不混生的人,对于陌生人,我有一种天生的排斥,待彼此相熟,有了一定了解后,才会觉得我这个人其实也挺随和,很容易相处。所以,面对工地那些与我年龄相距较大且又不同行业的精英们,基本不怎么交流,找不到共同的话题,对于他们的工作、生活、性格,一无所知。所以,在工地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都是和郭明周老师一起出入工地,对这些搞建筑的兄弟们的了解没有明显的进展,这对于我在工地的工作没有起到显著的推动的作用。

  但临近开学的几周,在深入工地的过程中,在工作时与他们接触的过程中,对他们有了比较全面、深刻的了解。在我的印象里,这些80年代末出生的一代人,从小生活条件相对优越,没有吃过苦,不懂得生活的艰辛,因此,面对生活,他们缺乏吃苦耐劳的精神,面对困难容易退却。可是,走进他们的生活之后,他们彻底颠覆了我对这帮年轻人的认知。在工地上,他们夜以继日的干,丝毫不在乎刮风下雨,烈日炎炎。一幅幅黝黑、坚毅的面孔,全然不见自小娇生惯养的痕迹,工作时,他们就像一匹匹嗷嗷叫的野狼,奋不顾身,群策群力;下班时,他们一扫工作带来的疲惫,嬉戏打闹,乐观向上,光芒四射。这群年轻人在我心里逐渐变得清晰,饱满,蓬勃。面对一群有血有肉,有干劲儿有理想的年轻人,我自己被潜移默化的感染,逐渐融入到他们的群体当中,自仿佛年轻了许多,在工地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累,反而变成了享受。享受付出的快乐,享受付出时那种充实感,享受工作进度的成就感。

同时,这些年轻人,对我也逐渐有了一些了解,彼此的距离在慢慢拉近,交流也逐渐多了起来,通过工作上的沟通、合作,初来乍到时的陌生感也慢慢消失。在这个繁忙的工作环境里,彼此相融,共同构成了建设工地的整体。 

  ——老总

  在工地期间,除了经常见到教体局董辉局长、王浩毅、赵怀戗科长、中心校刘志高、马玲、郭军伍等这些经常前来查看工程进度的行政事业领导外,见到最大的企业领导,算是登封市建设投资集团极速飞艇的屈总了。

  作为一名“资深”教师,长期家校一线简单重复的生活,使得交际圈相对较小,对社会各行各业的了解也相对肤浅,潜意识中,像建投这样的国企老总就应该像电视剧里那样西装革履,一本正经,严肃苛刻,挥斥方遒。可建投老总第一次到工地查看进度时,着实让我跌碎了眼镜。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的干干净净却普普通通,一口纯正的登封口音,却没有一句废话,句句切中问题的要害,有条有理,言简意赅,语言亲切,极接地气,哪里有国企老总的样子?他就像一个家人,让人感到极度亲和,没有丝毫的压迫感,以至于我常常怀疑我面对的究竟是不是鼎鼎大名登封建投的“扛把子”,可周围的人对他毕恭毕敬,稍显谦卑的态度,时时刻刻在向我证明,没错,他就是登封市建设投资集团极速飞艇的屈老总。

  因为开学日期日益临近,工期排的非常紧迫,他也就时常来到工地查看进度,甚至有时候在工地一守就是一晌,也不说话,一个人坐在那里,像沉思,又似冥想,偶尔抬头看一眼工地的情况,就这样一个充满智慧的睿智老人,满脸的慈祥却浑身散发着一种威严,使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不由自主地更加认真、卖力。见屈总的次数不太多,毕竟这样的大老板,日理万机,事务繁忙,能够来到汉武路小学项目现场,足见他对学校建设的重视。

相处时间相对较长的另外两个领导,一个是建投的副总王高瞻,一个是中建一局的张高伟。由于工作上和他们俩接触最多,因此,相互了解也就更加全面、深刻一些。

——我和老总是朋友

  在我们登封当地,喜欢称企业的领导叫“老总”。这个“老总”是登封市建设投资集团极速飞艇的项目经理王高瞻。

  2019年6月20日,我和我们的校长黄晓玲第一次去工地的时候,就见到了建投的王高瞻王总,但前面我也说过,我是个混熟不混生的人,因此,校长和他交谈了一些学校建设相关的一些问题后,彼此就分开了,我和他并没有说话,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打。当时好几个工人和项目领导和他一起,从他们所站的位置可以看出来,王总在他们心中有相当高的威信,对于工作,王总侃侃而谈,不急不躁,众人听的很认真。

  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我除了去工地查看进度,统计施工人数和机械数量外,基本就宅在办公室,因此,尽管王总基本天天来工地指导工作,我们也没有正式的相互认识并交流,我们就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他指导他的工作,我统计我的进度,互不干扰,互不相干。

  但男人之间的万水千山,有时候就是那么非常神奇的很容易被“一抹光”。

  随着开学日期的临近,工期进行的越来越紧张,很多事情都需要我直接向王总请示或协商,每次和王总联系,他都极富耐心,会认真的听我把话讲完,从来不中途打断,即便中间有所疑问,也会在我结束讲话之后,再进行询问,充分展现出一个绅士男人的风度和涵养,这让我这个急性子甚为汗颜。作为学校的实际使用单位,难免给王总找不少麻烦,但他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对于校方的诉求,他都一一满足,这令我十分感激。直到后来,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再给人家添麻烦,当我稍稍流露出一点歉意的时候,他就说道:“不要见外,我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听到此话,我蓦然一愣,在他的心中,我那些所谓的麻烦根本不值一提,这让我十分的安心。

  相处的多了,有时候免不了没话找话,打发尴尬的气氛。随着交流的增多,两个男人之间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多,生活,工作,人生,无话不谈,无话不欢。渐渐地,我和这个老总,既是朋友,又是兄弟。而我,“麻烦”起他来,也更加理直气壮起来。谁让你是我的兄弟呢?

——这个老总是“校草”

  这棵“校草”叫张高伟,是中建一局的项目经理,说他是校草,是他“老实交代”的,当时他还颇自豪了一阵。不过在看了他年轻时的照片以及对他的生活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我确定,张高伟,当年确实是一棵“校草”。和张高伟的接触过程,和与建投王高瞻王总的过程差不多,都是由远及近,由表入里。张经理是登封市汉武路小学建设项目的直接领导人,因此,我麻烦他的次数要远远大于麻烦王总的次数,次数多得甚至让我见到他都想躲得远远的,这是件很让人尴尬的事情。在我的通话记录中,基本上有大半都是打给张经理的。施工现场,事务繁多,结构,水暖,弱电,强电,给水,排水,饮用水,污水,铺装,粉刷,道路,管线,屋瓦,钢筋,土木……,相信懂建筑的人都知道作为一个项目经理,一旦进入施工现场得有多忙。但每天几十个电话全是我打的,作为学校的实际使用者的代表,他不接也得接,对他工作的影响,用脚指头也能想出来有多大,到后来连我自己给他打电话都有一种深深地负罪感,张经理上辈子是做了多大的孽这辈子才遇到了我?但他从来没有拒绝或者漏接过我的一个电话,这更让我感觉自己“罪孽深重”。

  由于临近开学,工期紧迫,甲乙双方很多工作需要交叉作业,这对张经理的工作势必要造成极大的影响,甚至他要承担巨大的责任风险,但他从来没有因此而推诿、退缩过。为了能够按时完成工期,让学生准时开学,张经理展现出极度宽广的胸怀和气度,为学校的进驻提供了一切能够提供的便利,学校的一切诉求都优先安排,这让我看到了这位年轻人强大的工作责任心和社会责任感。同时,我感觉,对于张经理,我的罪过愈加“罄竹难书”。

兄弟,对不住了哈!

我们回到“校草”上来。

随着彼此更加熟悉,感情的加深,我们聊的话题自然也就多了起来。有一次彼此都谈到过去,谈到年轻时的美好。张经理自豪地拿出来年轻时的照片让我看,瘦瘦的,帅帅的,当时还在上大学,正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经认真、反复鉴定,张高伟,确实是一棵“校草”。

其实,我不鉴定,不说出来,他话里话外也是这个意思。麻烦人家两个多月,替他说出来,也算是我对兄弟的一点“回报”吧!

 

——“疯”起来,自己都怕

这可不是真疯,是疯狂的工作。

由于道路交通管控,开放时间只有凌晨一点半到凌晨五点半。为了赶工期,王总、张总他们决定趁这个时间加班干。这也就意味着这群“狼”真的要做一回狼了——通宵达旦。

而这群狼,平均年龄不到30岁。建投项目经理王高瞻、任铠、一局生产经理张高伟、一局工程部经理吴兴贵、技术员李兴龙、机电张舒凯、材料员张磊、监理贾玉豪、建投监理员王龙鑫……

就是“这群狼”,不分昼夜,夜以继日地按时完成了工期,让近2000名学生能够准时开学。

这分明就是一群“疯子”。

前一刻我还见到一个人在开压路机,等我从工地其他地方转回来,却又发现同一个人在安装管线,再过几天,他又在测量强电线路。这让我大开眼界。我自认为自己会的也不少,可跟这帮“疯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我被他们深深地震撼着。

在他们消瘦的身躯上,黝黑的脸庞上,我看到了一个强大的中国,一个强盛的中华民族,看到了一轮金光灿灿的巨日,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这种精神,令人敬佩,使人膜拜。

这是当代中国80、90后的缩影,是“疯”起来连自己都怕的“群狼”。

 

——此刻,我热泪盈眶

2019年8月25日下午3点,登封市中岳街道办事处中心小学正式搬入登封市汉武路小学,完成华丽转身,正式开学。

当带队老师带领学生排队进入校区,进入教室的那一刻,手举相机,我热泪盈眶。

在工地两个多月的工作,汗流浃背也好,浑身土尘也好,被晒得面如包公也好,一切,都值了。

这不是一个人的付出就能够达成的业绩,这是登封市委市政府、登封市教育体育局、财政局、建投、一局等单位的通力合作,凝心聚力才能完成的一幅宏伟蓝图。

在这幅蓝图背后,还有一群不为人知的幕后英雄在默默付出,她们就是中岳办中心小学的教师们。

八月中旬,炎热的气温高达38℃,在没有空调的房间内,一群教师在把学校的各种物品分类打包,整理、分类、包装、捆扎、贴标签……

汗水湿透衣衫,头发像刚从水里出来一样湿漉漉地贴在脸上,汗水顺着发梢一滴滴往下掉,长期的超强度劳动使她们直不起腰来,就互相搀扶,相互捶背。此刻,她们的身影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可没有听到一句怨言。

校长黄晓玲中暑了,办公桌上摆满了药品,却依然独自加班到深夜。韩水玲校长病倒了,却拖着病体不肯回家休养。王振松校长、宋淑亚主任、朱占强主任、王红娜主任、郑丽霞主任、朱利锋老师……,老师们一个个接二连三的倒下,却都不曾耽误工作一分一秒。

太多太多的老师,为学校默默地付出着,是她们同心戮力,无私奉献,才擎起登封市汉武路小学的教育天轮,旋转不休。

这个暑假的酷热,败给了一群不要命的老师们。

平日里看到歌颂那些劳动者的文章,平心而论,我大多不信,毕竟,那些都太遥远,甚至感觉那些文字好牵强。可我身边这些同事们一个个用她们不要命的精神让我觉得我严重低估了这群人的“狠”,对,“对自己的狠”,也让我对之前看到的歌颂文章有了全新的认知。

奉献,无私,其实并不遥远,她就在我们身边。

她们是平凡的教师,并不曾作出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她们甚至留不下丝毫的痕迹。可她们却是汇聚成滔滔历史长河中的一滴水,没有她们,历史不存,未来不期,复兴无望。

她们是平凡的人,有家有室,有父有母,有老有小,方方面面哪怕有一方对她们的工作不支持,她们都无法做得如此完美。她们身后,站着许许多多可爱的人。

流过的汗,吃过的苦,换来今天同学们天真烂漫的笑脸,换来蹦蹦跳跳的脚步,换来家长期待的眼神,换来孩子们美好的未来。

我拿着相机记录着一张张美丽的画面,却怎么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荡,一切付出,此刻全部转变成甜蜜和幸福,涌上心头!

 

极速飞艇 青海快3 秒速时时彩 三分时时彩 秒速快3 澳洲幸运8 荣鼎娱乐 荣鼎彩开奖 极速快乐8 极速快乐8